杜坤維:前車之戒不可忘,科創板拒絕商業賄賂公司上市

時間:2019年06月19日 07:50:26 中財網
  科創板作為注冊制,從制度設計上與美國注冊制同步,美國注冊制高度關注政治獻金問題,科創板也關注銷售腐敗問題,有著異曲同工的地方。

  2018年,293家藥企銷售費用總計2477.94億元。其中,226家銷售費用超過億元,高企的銷售費用,引發市場巨大的質疑和擔憂,財政部財政部發布通知,聯合國家醫保局于6-7月對77家醫藥企業展開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檢查背后直接指向銷售費用問題,雖然不是每一家公司銷售費用就是商業賄賂有的公司是正常開支,但醫藥行業確實存在商業賄賂問題,這是一個法不責眾但又需要亟待清理的問題。

  最近媒體報道了一家醫藥公司,還是具有一定的典型性的。天圣制藥2017年登陸A股市場,2019年即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這不是因為公司業績虧損,而是因為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因此戴上了*ST帽子。

  天圣制藥IPO期間就被市場質疑存在商業賄賂和毛利率異常。發審委會議對此提問:是否存在商業賄賂和變相商業賄賂的情形;獲取重慶三峽中心醫院、重慶市涪陵中心醫院、訂單的途徑及其合理性;所銷售藥品的品種和金額,關聯交易價格是否公允。當時發審委雖然發現異常,但仍然給予過會。5月27日的起訴書揭曉了答案:天圣制藥IPO期間存在嚴重的商業賄賂情況。從公司高管到董事長,一一被抓,這在上市公司極為罕見,高管一鍋端,加上披星戴帽,天圣制藥的股價更是一瀉千里,從最高35元跌到現在的5.5元左右。

  
  從5月28日天圣制藥發布的起訴書內容看,2003年至2018年初,時任天圣制藥法定代表人及實際控制人的劉群為使其實際控制的天圣制藥及其關聯公司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多名國家工作人員財物共計約1475萬元,其中劉群代表天圣制藥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共計約970萬元。有關方面認為劉群及天圣制藥的上述行為應當以涉嫌單位行賄罪和對單位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天圣制藥的教訓是深刻的,也是慘痛的,給資本市場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是客觀存在的。

  發行人通過非法手段獲得銷售,一旦東倉事發,有些客戶出于避嫌考慮,就會選擇停止合作停止采購公司產品,除非是獨家產品沒有任何可代替品。

  俗話說,沒有不透風的墻,隨著監管的加強,不斷有醫療行業人員被采取強制措施,不斷有醫藥企業人員被司法審判,有關商業腐敗問題不斷暴露,如果核心高管被采取強制措施,就會影響公司競爭力,甚至影響到公司正常經營,導致公司股價大跌,造成投資者重大投資損失,一旦上市公司在上市前隱瞞行賄事實,是違背了證券法二十條規定的,發行人和為證券發行出具有關文件的證券服務機構和人員,保證其所出具文件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這就涉及到虛假陳述甚至造假上市問題,如證監會做出處罰認定存在虛假陳述,也涉及到投資者利益受損的賠償問題,至于中介機構要不要擔責承擔預先賠付責任,這個也是值得關注的。

  科創板實行注冊制,更加注重招股書的信息披露真實性問題,商業腐敗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事實,上交所問詢也很關注這一問題,要求發行人說明某些費用是否會存在商業賄賂的情況,但是僅僅止步于要求說明是否存在商業賄賂,沒有人笨到會承認自己有商業賄賂問題,但是作為審核注冊人員要查實是不是存在商業賄賂難度幾無可能,因此可以要求穿透說明推廣費等銷售費用究竟用在哪兒,說不清楚實際上就意味著信息披露存在瑕疵,沒有問出一個真公司,與注冊制信息披露是不想符合的,如何處理就成為問題的焦點,但貿然允許注冊,一旦后市暴雷,誰來承擔著責任就是一個問題,更為關鍵的是要求發行人和高管、承銷保薦機構作出承諾,一旦未來查實上市前存在商業賄賂問題,要回購股份,并賠償投資者損失,中介機構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因為一旦發行人被查實存在商業賄賂問題,一方面某些高管可能要承擔刑事責任,一旦核心高管離職,多少會影響到公司正常經營,另一方面可能導致銷售出現巨大滑坡,造成公司業績下滑,三是可能涉及到虛假陳述,面臨退市風險。

  這么做是從保護投資者利益角度出發,也是從凈化資本市場出發,畢竟隱瞞商業賄賂構成隱瞞犯罪的事實,涉嫌嚴重信披違規,一旦東窗事發,也會引發股價巨大波動,很容易給投資者帶來損失。

  
  
  .價.值.中.國.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兔马二肖中特